本港台现场报码室 · 
攻碉堡破奇功 秘诀是不怕去世
发布时间: 2019-03-07

这场战斗始终打到天亮,他炸毁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而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却再也不见到。“我去找,却找不到,从此再没见过他们。”

击退外围敌人后,张富清冲到一座碉堡下,刨出一个土坑,将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一个火药包堆在一起,拉下手榴弹的拉环。手榴弹和炸药包一起炸响,将堡垒炸毁。而后,他又炸毁了另一座碉堡,只身打退敌人的多次反扑。

张富清告诉恩施晚报记者,他1948年3月加入解放军,当时战火正猛,他记不清打了多少仗,记忆最深的是永丰城那一仗。那天夜晚,他跟另两名战友组成突击组,率先攀上永丰城墙。他第一个跳下城墙,冲进敌群中发展近身混战,也不晓得战友去哪里了。他端着冲锋枪朝敌群猛扫,突然感到头顶似乎被人重重锤了一下,他缓过神来连续战斗。后来觉得血流到脸上,用手一摸头顶,一块头皮翻了起来,原来一颗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在头顶留下一道浅沟。

全媒体记者曾维明 向相辉 通讯员邱克权

张富清说,他多次参加突击组打头阵,当年他的身体很肥壮,他打仗的秘诀就是不怕去世。“一冲上阵地,满脑筋是怎么覆灭敌人,决定胜负的关键是信仰跟意志。”张富清总结说。

作者:曾维明 向相辉 邱克权

张富清当年雄姿

95岁高龄的张富清,除了听力不佳外,思维明白,尤其是对以前的战役记忆深刻。

战斗留给张富清的,除了光彩,还有创痕。在他看来,这些创痕是另一种奖章。张富清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革命军人,入党时就宣誓要永听党的话,党指到哪里我就动摇打到哪里。”

张富清说,永丰战斗后,我几次见到彭德怀司令。“会见后,彭司令拉着我的手讲‘你在永丰战斗表现突出,破下了大功’,还亲手给我授功。我知道,这是党给我的光荣。”

张富清说,当时军功章是王震给我戴的。因为打仗勇敢,彭德怀到连队察看鼓劲的时候,屡次接见张富清和突击组士兵。永丰战争,他荣获西北野战军特等功、军一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