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港台现场同步直播 · 
蓄意抢注国外品牌商标向商家发难 多款名牌相继
发布时间: 2019-03-04

  在宠物界,美国的“Nature’s Variety”及旗下子品牌“Instinct”系列宠物食品颇受欢迎,并以对应中文名“百利”“本能”在中国市场广为人知。

  抢注国外知名品牌商标变身权利人向商家发难专家倡导

  不过,与它在中国市场的畅销所不匹配的是,这个品牌所有人美国MI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MI公司)在中国注册了“Nature’s Variety”“Instinct”等商标,却未将“百利本能”字样注册为商标。

  《法制日报》记者获悉,近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公民法院就著名宠物食物品牌“百利本能”的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作出终审裁决,在阿里巴巴公司及进口百利猫粮品牌方的援助下,法院认定代办商申某不构成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

  □ 本报记者 张维

  黄武双称,电子商务法的有关规定需要完善,其苛以电商平台的任务过重。黄武双同时认为,遏制电商范围的商标抢注行为,不仅是国家常识产权局的事件,还需各局部多方合力综合治理,“在互联网投诉中,‘刁民’居多,他们抢先注册商标,甚至一人就注册成千盈百个,却从不生产,但常常都在打官司。对此,司法若可能证明属恶意注册,就应不支持侵权定性,不支持抵偿,让这种人无利可图”。

  与此时光相近,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公布《对于尺度商标申请注册行为的若干规定(征求看法稿)》(以下简称《若干规定》),向社会公开征求见解。国家知识产权局方面称,此举旨在通过完善商标法律法规,优化商标申请注册、使用和保护等制度,形成遏制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行为的长效机制。

  在阿里巴巴跟律师的帮助下,申某有了思路:其在马某公司申请涉案商标之前,已在先销售MI公司“百利本能”产品并使用“百利本能”商标,并在产品介绍页面载明了该产品来源于美国。“我们对于‘百利本能’中文商标的使用,是基于MI公司已注册的英文商标,应该不构成侵权。”申某称。

  恶意抢注屡禁不止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李逵”――国外的权利人现身时,那些敏锐获知哪些国外品牌受欢迎又尚未在国内注册商标,从中嗅到商机,在国内当先注册类似商标,继而向相关品牌的国内代理商索赔的“李鬼”们,不免就要现出原形。

  广西知识产权发展研究院院长齐爱民教养也提出,当前我国商标法律制度对恶意抢注界定仍未清楚,同时对抢注行为的结果性规定仅仅为驳回申请或是发布无效,无奈有效地对恶意抢注者进行处罚与警示。

  近年来,像百利、拜耳这样的国际有名品牌,在国内被抢注商标的情形,并非个案。

  有效规制尚需时日

  值得留神的是,关于恶意抢注商标者的投诉处理,平台正陷入一个难堪的田地。

  电商平台陷入两难

  这象征着平台一旦接到有证据的权利人告知,必需第一时间下架,否则将承担连带责任;而一旦商品下架,又会给正当商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这也是恶意抢注及投诉者能畅通无阻的背地起因。“咱们一天仅投入经营的费用就是10万元左右,下架对咱们造成的丧失太大了,还不如给这些人赔多少千块钱呢。”一位淘宝店主告诉记者。

  2017年6月,马某公司认为申某侵犯其涉案商标专用权,对申某的淘宝店向淘宝进行投诉,并诉至法院。对于这从天而降的“侵权”纠纷,手握百利品牌方授权证明的申某懵了,不仅产品被下架,损失很大,且面临巨额索赔。毕竟,马某公司言之凿凿:MI公司可授权他人使用有专用权的“Nature’s Variety”“Instinct”商标,但无权受权别人使用已由其余主体在中国正当注册的“百利本能”等商标。

  此次制定《若干划定》,已经在完善轨制上开始发力。国度常识产权局有关负责人坦言:“第三次修改后的商标法诚然增加了诚实信用准则等概括性规定,但在实际操作中还缺少具体依据跟标准。考虑到商标法修正周期较长,短期内难以快速遏制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的行动,故借鉴专利范畴非畸形申请行为规制办法,起木本部分规章,以期充分利用现有法律制度,重申维护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破法宗旨,加强政策引导,有效解决事实问题,并为今后修改完美商标法奠定基础、积累教训。”

  遏制非畸形申请商标注册举动

  董炳和说,商家除了配合权利人别无决定,“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商标法对于在先使用的掩护规定,只能适用于被抢注商标的在先使用人,电商平台无论作为直接侵权人还是间接侵权人,都难以援引该款作为抗辩。同时,电商法、侵权责任法规定了电商平台有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的责任。在此情况下,电商平台为了有效操纵法律危险,在遇到有商标注册人来投诉时,最公道可行的做法是先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的义务。请求电商平台冒着违反法律危险来配合被抢注者,不具备商业上的合理性”。

  ● 当前我国商标法律制度对于恶意抢注界定仍未清晰,同时对于抢注行为的后果性规定仅仅为驳回申请或是宣布无效,无奈有效地对恶意抢注者进行处分与警示

  在黄武双看来,应该为注册商标设定限度,即必须要有使用用意,“如果注册时还不自己的产品或服务等,可给出一定的宽限期,超过宽限期即可通过必定程序对商标权予以剥夺”。

  阿里巴巴法务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给商家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阿里已经建立起一套相应的规矩和措施,对抢注商标的“知产流氓”恶意投诉行为进行监控和识别,“通过技能赋能和多元共治的途径,解决抢注商标进行恶意投诉的管理问题”。

  2016年7月,韩国第一大化妆品集团爱茉莉太平洋旗下着名品牌Hera在北京开出首家专柜,宣布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但遗憾的是,Hera在中国并不能以“赫拉”这个中国破费者已熟知的名称进行销售。因为“赫拉”中文名称已禁受到抢注,“Hera”不得不改名为“赫妍”。此外,日本防晒品牌ANESSA、韩国彩妆品牌ETUDE HOUSE、美国护肤品牌KIEHL’S,在品牌LOGO或中文名称上均受到了国内品牌的抢注。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学董炳和认为,在现行商标法(2013年修改)之下,被抢注者有较为充足的法律手段来应答恶意抢注,但有两个比拟严格的不足:其一,对于抢注者已经申请或获准注册的商标,被抢注者只能制止其注册或使注册无效,却无法主张将此商标转移给本人。其二,无论是商标异议、撤销或无效宣告,都是“阵地战”的打法,在电商环境下以及其余时限性很强的场合下(如展览等)就难以奏效。

  ● 遏制电商领域的商标抢注行为,不仅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事件,还需各部门多方协力综合管理。司法若可以证实属恶意注册,就应不支持侵权定性,不支持抵偿,让这种人无利可图

  主观制造侵权纠纷

  防晒霜Coppertone“水宝宝”的出产商拜耳集团也曾深受其扰。“太阳和波浪”“男孩和冲浪板”是拜耳自2011年便开端在“水宝宝”上使用的标识。李某在2016年7月将上述标识部门抢注为商标,并于当月对“水宝宝”产品发动大范畴、持续性的投诉。

  ● 随着商标注册程序优化、注册周期缩短、注册成本降落、注册资源减少,以傍名牌为目的的商标恶意申请行为时有发生,以转让注册商标牟利而非实际使用为目的的商标囤积注册行为大量浮现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这种盛行趋势始自何时,但近年来应用抢注商标进行恶意投诉的“知产流氓”们,未然在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将这种套路练得驾轻就熟。

  为什么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屡禁不止呢?

  《若干规定》清楚了八大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如摹仿为相干民众所熟知的商标、领先申请注册别人已经运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重复申请且明显存在分歧法目的、短期大量申请注册明显超过公平限度、缺乏切实使用用意等情况,均逐个在列。

  嗅到商机抢注商标

  多款名牌相继中枪

  不堪其扰的拜耳集团,在阿里踊跃配合、供给恶意投诉者相关线索的情况下,将李某诉至杭州市余杭区国民法院。法院审理后认定,李某因恶意投诉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判赔偿拜耳集团经济损失70万元。

  据理解,李某在投诉期间,一方面通过QQ联系拜耳集团分销商,称能够供应付费撤诉服务;另一方面,在与拜耳团体接触的过程中,李某还准备以70万元一个商标的高价向拜耳转让两个抢注的商标。

  国家知识产权局方面称,跟着商标注册程序优化、注册周期缩短、注册本钱下降、注册资源减少,以傍名牌为目标的商标歹意申请行为时有产生,以转让注册商标牟利而非实际应用为目的的商标囤积注册行为大批出现。“这些非正常申请商标注册的行为重大捣蛋了市场经济秩序和商标管理秩序,破坏营商环境,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并强烈呐喊应尽快予以遏制。”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黄武双传授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与“既有法律规定确实不是那么明确”,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恶意抢注缺乏明白详细的规制规则有很大关系。他特别提到,我国在对“在先使用”的保护上设定了制约条件,即同时恳求有一定影响。

  蓄意投诉索赔始终

  亟须多方发力共治

  被代购带火了的那些国外品牌,正在国内掀起一股商标被恶意抢注的热潮。

  值得留心的是,这并非国外商标遭抢注、海内代理商在平台遭恶意投诉索赔的第一起案例。

  这让同样经营猫粮生意的马某嗅到了“商机”。其公司于2015年11月30日提交了第18463413号“百利本能”的商标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31类动物食品、动物饲料等商品上,2017年1月7日获准注册。

  在淘宝搜查“百利本能”可能看到,近500元价格不菲的猫粮,在很多天猫店的销售量都多达数百件,其受欢送程度可见一斑。

  有了“注册商标专用权”这一尚方宝剑在手,马某公司踏上了“维权之路”,销售量比较大的商家往往是他的维权对象。在淘宝上售卖美国百利本能系列猫粮的申某,就是其中之一。

  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知识产权权力人以为其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有权通知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接到告诉后,应当及时采用必要措施,并将该通知转送平台内经营者;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平台内经营者承当连带义务。相似的规定,在侵权责任法中也有体现。

  只管申某的主意不获得一审法院的认可,但在上诉到二审阶段后,二审法院综合斟酌申某对于“百利本能”的在先使用情况、使用行为的合法性以及其使用行为不会为个别花费者正确辨认被诉侵权产品的起源制作妨碍等因素,对马某公司所提申某构成侵害其“百利本能”注册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撑。